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水蜜 桃 直播 ios,新手必看

看到我毫不犹豫的答应她,苏茜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一刻我感觉我的心好像都被融化了一样。

  “我们去浴室洗澡好吗?”我俯下身子,抱起苏茜,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说道。

  苏茜全身火辣辣的,这时候像一只小猫咪一样,依偎在我怀里。

  怀里抱着苏茜,但丝毫不影响我走路的速度,三步并两步就来到浴室。

  把她放在浴缸里,我火急火燎的脱下衣服。

  “啊!你那个看起来怎么又大了一点?这要是……要是……”苏茜脸红透了,低声说道。

  我看着她渴望又害怕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可是什么?可是你就是喜欢我这么厉害的对吧?”我故意挺了挺腰,顿时那雄厚展露无遗!“啊!强子,你……唔……”苏茜再次惊呼出声,刚要说什么,可是我根本不给她机会。

  看着她这幅光溜溜的模样,我那能忍得住?一下跳进浴缸里,低头就吻上了她性感的红唇上……那娇艳欲滴的红唇,紧紧贴在我的嘴唇上,带着丝丝凉意,却恰到好处,让我沉迷。

  我吻住苏茜性感的红唇,但这只是开始,我猛地吧头挪开,顺着她白皙的脖颈一路往下……仅仅是几秒钟,我就已经来到了之前还包裹在睡裙下那一抹深邃的地方!“嗯……啊!你轻点……”这时我已经含住那柔软,牙齿轻轻滑过高处,苏茜顿时嘤咛出声。

  俗话说要左右逢源,我自然是不能有所偏颇。

  另一边的柔软被我大手掌握住,可是苏茜胸前的柔软的确不同寻常,即便年近三十,但是没有丝毫下垂的迹象,重点还是很给力!我的大手被撑满了,可是还不足以掌控这白皙轻颤的柔软……“想要吗?”动作了一会,我喘着粗气,某个地方实在是难受的不行,所以我征求她的意见。

  “嗯……”如果我不爱她,我根本不可能忍这么长时间。

  那种感觉一上头不是轻易能够控住住的,可是我不一样。

  先不说我当兵几年,心性定力都超乎常人,光是我爱她这一点,就足够我在做那事之前得到她的同意。

  得到了苏茜的同意,我便没了丝毫顾忌,直接欺身而上……苏茜被我一番撩拨,身子早都瘫软了,再被我一番狂风骤雨的滋润后,更是累趴下了。

  我把她从浴缸中抱出来,她像一个娇羞的小女孩一样,美艳的脸庞上未曾褪去的潮红,红唇微张,心眼迷离。

  看着她这幅近乎妖精般的模样,我很想再翻云覆雨一次。

  可是我又舍不得,这可是我的女人,现在一次要不够,日子还很长,我可以慢慢来。

  不着片缕的苏茜被我这么抱在怀中,她很温柔的把玉手放在我胸口处,不停画圈。

  惹得我心头直痒痒,只能吓唬她:“小妖精,你要是再勾引我,我可不会这轻易就放过你。

  ”说着,一只手顺着大腿往下溜去,另一只手也划过小腹,快速攀上巅峰……“喔……有本事你就别放过我,看我今天不把你榨干。

  ”被我这么一撩拨,苏茜动情的低吟一声,说道。

  “就怕你扛不住,还榨干我?那就让我好好试试。

  ”她的话让我刚刚有要平复迹象的邪火再次燃烧起来,很快就烧遍全身!怀里的苏茜不安的扭动着身子,但是我能感受到她的渴望。

  竟然是比刚才还要强烈!难怪苏茜会一个人大白天的躲在房间里,边看岛国小电影,边自我满足。

  这让我想起来张建国那金针菇,实在是难堪大用。

  苏茜被我粗怒的放在床上,这要是动作小还好,可是我这么轻轻一抛,她胸口的柔软顿时上下晃动起来……这幅模样即便是我刚刚已经泄过火的人都感觉鼻血要流出来了,白花花柔软微微晃动起来,我感觉我的眼睛都要被苏茜给晃瞎了!“苏苏你真的还想要吗?”我虽然问她,但这一次我真的有点忍不住了,直接跪坐在床上。

  (与漂亮老师的销魂之夜)我现在这样子简直跟大灰狼盯上了小绵羊似的,要是有个镜子放在我眼前的话,说不定能看到我的眼睛在放绿光!可是我这幅模样竟然没有把苏茜给吓唬住,反倒是激起了她的渴望……下一刻她就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缠在我的身上!这一次她很疯狂,她选择主动出击。

  只是她的技巧实在是太生涩了,她似乎只会趴在床上享受那种感觉。

  我想她现在这种主动的疯狂,心里也是做出了巨大的斗争的。

  躺在床上,我看着她皱着眉头,一点点坐在我小腹处……她的脸上有痛苦的表情,但更多的是满足。

  痛苦是因为我本钱的确雄厚无比,再加上平常也不自己瞎折腾,想要在关键时候爆发,实在是太简单了。

  而且张建国的那金针菇每次就一两分钟,苏茜在遇到我之前也没有跟其他男人有过任何关系,所以她身子保持的很好。

  现在遇上我这么霸道的本钱,即便是刚才已经接受过狂风暴雨般的滋润,可是她毕竟身子保持的很好,有些吃不消。

  “苏苏你累了,让我来吧,我懂得怎么疼你。

  ”我看着苏茜这幅模样,有些心疼,舍不得让她这样付出。

  可是苏茜一脸享受且倔强的样子,根本不听我的话。

  她依旧在疯狂的动作,白皙的脖颈紧绷着,微微后仰着的头……还有随着她动作不停上下晃动的柔软……直到苏茜在疯狂中满足了三次,我才最后缴械投降。

  她趴在我身上,紧紧的搂着我,我只感觉她身子很紧张,我同样有些紧张。

  脊梁骨绷的紧紧的,从上到下,忽然一哆嗦,整个人感觉像是虚脱了一样。

  我抬头吻上苏茜,她气喘吁吁的样子简直跟红颜祸水一样。

  我轻轻拢过她鬓角已经被汗水打湿了的秀发,一把把她拥入怀中。

  “苏苏,你放心,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会对你好的,等你跟张建国离婚了我们就结婚。

  ”我恨不得把苏茜都揉进我的身子里,可那不现实,但是我说的话句句都是实话。

  我不知道她是不想回答我的问题,还是实在是累的不行了,鼻子里已经发出匀称的呼吸声。

  看着我怀里苏茜紧闭着的眸子,在她长长的睫毛上轻轻吻了一下,我也沉沉睡去。

  这一晚上,我做了一个很美好的梦。

  我梦见我跟苏茜从村里离开了,是我带她远走高飞的。

  在遥远、没有任何认识我们地方,我买了小小的一套房,跟她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不知何时,等我醒过来的时候,苏茜已经不在我的床边了。

  这让我很是失落,我们现在终究只是偷情,还不能正大光明的走在一起,出现在外面大街上。

  不过现在能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摇了摇有些沉重的脑袋,这才听见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我想苏茜应该是在浴室里洗澡了吧?第一次真正跟她云翻雨覆也是在浴室里,想到这里,我就心头荡漾……再加上早上是个男人都有点反应的,这更是强有力的催化剂!我忽然出现在浴室里,她处于本能的尖叫出声:“啊!强子你干什么?怎么突然就出来了。

  ”当她看清是我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看清我的那时候,她的脸上瞬间就出现两朵红晕,看起来就好像喝醉酒一样,惹人欢喜。

  “我们一起洗,好吗?”“好。

  ”苏茜低声说,其实她知道我进来这里是什么目的,但是她没有拒绝我。

  虽然我很想再来一次,可我清楚昨晚已经把她折腾的不轻,所以就饶过了她。

  苏茜在知道我老实了后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我,不过当她知道原因后更是羞红了脸,只是她脸上洋溢的幸福,我就满足了。

  “强子你真好,你昨晚问我后悔吗,我现在告诉你,我不后悔。

  ”依偎在我怀里,苏茜在我胸膛上蹭了蹭,说道。

  我刚准备对苏茜说一些情话,可就在这时,忽然我的手机响了。

  我一看,竟然是张建国给我发来的信息。

  只有两个字:救命!当救命这两个字映入眼帘后,我愣了一下,张建国昨晚不是跟其他几个老板一起去豪赌了吗?怎么忽然会让我救命呢?难道是他输了钱,那些人要他还钱?我想这肯定是不可能的,张建国跟那些人关系匪浅,即便是赌博输了钱,也不会为难他才是。

  这么说来应该是发生了其他事情,张建国自己应付不了,所以给我发信息求救。

  一想到这里,我忽然有点兴奋,要是张建国真的出事了,那我是不是就能跟苏茜在一起了?就在这是,苏茜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说:“强子你怎么了?我看你脸上阴晴不定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嗯,出了点事,张建国给我发短信说救命。

  ”我边说边把手机递给苏茜,当她看到手机上的两个字时脸色都变了。

  我能理解她为什么会是这样一副表情,不管她现在爱不爱张建国,张建国曾经都是她爱过的男人,现在忽然发来这样的短信,一定是出事了。

  “强子,你……你能去救他吗?”苏茜眼眶里泪水在打转,但终究是忍住了没落下来,不过她说完话紧咬着的嘴唇落在我眼中,多少看着有些心疼。

  当然我不会为了这些而责怪苏茜,这要是换正常人,也会做出这样的决断。

  “强子,你要是救了张建国,我就跟他离婚,跟你走,好吗?”苏茜见我没说话,以为我不同意,有些着急的说道。

  苏茜的心情我尽管能理解,但还是觉得有些别扭,索性什么也不说,没答应也没拒绝。

  看到我转身离去,苏茜瘫坐在沙发上,无声的抽泣起来。

  等我到楼下,开了车,先是给张建国打电话。

  不出意料,电话关机了。

  我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细细回想昨晚到底有没有人表现的不太正常。

  可是我思来想去十几分钟,都没想出来到底是谁有问题。

  昨晚跟张建国在一起的那些人全都是张建国的强力合作伙伴,说的难听点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不应该会对张建国出手啊。

  才十几分钟的时间,我已经抽了半包烟了。

  “草他个腿!”我忍不住怒骂一声,一拳狠狠砸在方向盘上。

  “苏苏,你放心,我肯定会去救张总的,你别着急,等我回来。

  ”气愤归气愤,但我舍不得让苏茜伤心,所以给她发了一条信息,让他安心一些。

  发完信息,我思来想去,只能先去名豪看看情况。

  昨晚我是从名豪出来的时候,名豪还是一幅风平浪静的模样,而且张建国也是半个小时之前才给我发的消息。

  等我到名豪KTV的时候,这里已经打烊了。

  不管是KTV还是会所等等,一般都是下午四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这样上班的,现在打样很正常。

  虽说打烊了,但我有张建国司机这层身份在,想进去,倒也不是很难。

  我上前对前台说道:“美女,张总让我来接他回去。

  ”“张总?他不是刚离开一会吗?”前台小姐一脸惊讶的对我说。

  “嗯?不可能吧,张总真的走了?”前台小姐的话顿时让我惊疑起来。

  似乎是看出来我的样子,前台小姐便给我说了张建国离开时候的经过。

  听完她的话我才知道张建国并不是一个人离开的,而是和吴总以及一个中年汉子一起离开的。

  不过她们看上去好像并不高兴,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张建国还跟吴总骂骂咧咧的样子。

  “还请麻烦你帮我找下你们经理。

  ”虽然前台小姐说的是这样,但我更相信我的眼睛。

  这里这么多摄像头,我想他们离开的时候肯定被监控摄像头给拍了下来了。

  这件事我也想过报警,可如果张建国需要我报警的话,那他都不用给我发短信了。

  不过在我心里我还是保留了报警这个选项,不管我跟张建国有什么矛盾,那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情,现在张建国要是出事了,那可是一条人命。

  这时前台小姐已经找来了经理,不过当我说我要查看今天早上的监控视频时,他愣了一下。

  “怎么?张经理是不想让我看吗?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我们张总,你想他还会来你们名豪消费吗?”我看这个张经理不是很乐意让我去看监控视频,心里一横,便拿出张建国这个金主。

  不得不说,在利益面前,真的很难有人能够挡住的。

  我这么一说,张经理顿时赔笑着给我道歉,说着,便把我往二楼拉去。

  等到了监控室,我让他们的员工给我把张建国早上离开的视频调出来。

  时间显示是八点十几分,张建国跟吴总还有一个男人从包房里出来,张建国跟吴总我的都认出来了,只是另一个人带着帽子,第一时间我并不能看出来他是谁。

  这三人随后一同进了电梯。

  在电梯里,两个人就吵了起来,但看上去张建国还不是最激动的那个,倒是吴总看上去好像唾沫横飞。

  不知道是不是张建国说了什么,等从电梯出来的时候,吴总更加激动起来,一把拽住张建国的胳膊。

  张建国好像也生气了,一巴掌就拍在吴总的脸上。

  就在两人剑拔弩张的时候,带着帽子那个男人忽然出手,一拳重重砸在张建国脸上。

  这一切都发生的毫无征兆,甚至是我都没看出来这个男人要出手。

  毕竟之前我还觉得他是张建国的人,一直跟在张建国身后。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我想张建国也没有料到,当他怒目相视的时候,那人显然是不在乎张建国。

  就这样三个人莫名其妙的从名豪走了出去,我看到时间刚好是八点三十分,而那个时间,就是张建国给我发消息的前两分钟。

  这让我为难起来,张建国是在名豪出去之后给我发的消息,那就说明跟名豪没什么关系。

  可是吴总为什么会跟张建国争吵呢?这是我想不通的,昨晚上两人还好好的,一晚上,忽然就闹掰了?不行我不能等了,要是再等,张建国怕是真的要出事了。

  从名豪出来,我开车直奔警察局。

  

“芳菲,你怎么出现在男宿舍区了,你……”“看你麻痹,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去摔地上踩个稀碎!”一通臭骂,顾芳菲扬长而去,火气冲天,徒留那男同事被骂了个满头雾水。

  待顾芳菲走远后,他这才回过神来,扭头看向周围,只有老张屋子里开着门。

  他走到老张屋子里,问:“老张,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得罪顾大乘务长了,你看看把她给气的,都被人直接打上门来了。

  你是不是牵引飞机的时候她还没下机啊?真要是这样的话那你以后可得查明白了,这事可大可小的,赶紧去赔罪吧!”人倒也是好心,但老张还是没好心情,直接把他给轰走了,‘砰’的一下闭上门。

  老头吃灰,这男同事郁闷到不行,直嘀咕:“这大早上的,我招谁惹谁了我……”坐在凳子上,点燃一支烟,老张闷头抽着,任青烟袅袅。

  他终于明白顾芳菲为什么死活不道歉了,这不是倔强,也不是在耍小孩子脾气,就是心里那道坎儿过不去。

  许墨惦记上了刘楚楚,他也惦记上了刘楚楚,更是在即将发生激情碰撞的瞬间接起了刘楚楚的电话,顾芳菲心里为此别扭的厉害。

  倒也是,任谁光着身子准备奉献一切了,却被轻轻一通电话给打败,都会恼火。

  只是,他当时真的是好心啊,就是想着撮合这对好姐妹而已……一根烟抽完,老张依旧愁到不行,实在不知该如何解决是好了。

  深吸口气,长叹一声,老张起身收拾起了手机残尸。

  还好是款老式诺基亚黑白机,吹吹土擦干净,扣上电池照样用。

  将电话拨给了刘楚楚,然后他在电话里对刘楚楚说,“芳菲都知道了,她现在显得特别懊悔,但是也不好意思见你,毕竟心里有那么道大坎儿。

  你呢,最近也就先别跟她打招呼了,让她缓一缓,毕竟这事对她冲击也挺大的……”婉言将眼下情况美化过后告知刘楚楚,电话那头的刘楚楚特别高兴。

  她不需要顾芳菲的道歉,只希望这个好姐妹不要再误会自己,不要再让自己受苦受罪就好了。

  随后的时间里,她对老张表示真诚的感激,并邀请中午共进午餐,她请客。

  这种事情老张原本是求之不得的,不馋饭,只馋能跟刘楚楚在一块。

  可这次他拒绝了,“刚上完夜班,挺累的,中午就不出去吃饭了,我想睡会儿。

  ”跟刘楚楚结(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束通话后他确实睡了,也确实是累,但却跟夜班无关。

  对于顾芳菲,他隐隐有些心疼,可更多的还是种纠结。

  左手刘楚楚,右手顾芳菲,他哪个也喜欢,哪个也想要。

  原本一个女人都没有,现在可倒好,竟然还要挑一个,这幸福来的……真凶恶!下午一点多的时候,老张还没睡醒,敲门声就‘咚咚咚’的急促响起。

  下意识的老张认为是刘楚楚或顾芳菲,毕竟他现在所有心思都在这俩女人身上。

  可当他急赤白脸的开门后却发现,来人是同城派送员,说是有派件让他接收。

  老张都不知道谁会给自己同城派送东西,这不是有钱烧的么,不会自己送?签字后接过东西,老张回屋拆开——一部崭新未开箱的手机……手机还没开箱呢,发票飘出来了,某国产手机品牌保时捷设计那款,售价高达15000多元,老张都懵了。

  这是手机?这简直就是块金疙瘩啊!虽然没有留言是谁送的,又为什么送,但老张第一眼看见就猜到了顾芳菲。

  这么贵重的手机他不能收,最多就是看个视频发个微信,他哪需要这么好的手机。

  要不是诺基亚黑白机不能上微信的缘故,他两年多前都不会买那块红黍手机。

  糊弄着洗了把脸,老张出门骑上电动车就往顾芳菲家去了。

  来到顾芳菲家门前,房门敞开着,屋内就传来噼里啪啦的摔打声,还夹杂着两人的对骂,顾芳菲跟许墨此刻正在吵架。

  都不用多听,猜也能猜出是因为那个视频的事情。

  老张正琢磨着要不要进屋保护下顾芳菲呢,毕竟吵架中动手是正常的事。

  许墨虽然下面废了,可胳膊腿的还利索呢,打俩顾芳菲富裕。

  可就在这时候,许墨气冲冲的冲出,头还一直扭着对屋里的顾芳菲大骂,骂她是个不守妇道的贱货,骂她对待爱情不忠诚之类的。

  骂的挺狠,火气也挺旺盛,以至于扭着头直至冲进电梯内,都没看到出门时门口有个老张。

  许墨都走了,老张也就没啥可忌讳的了,抱着手机进入了屋内。

  哪成想刚进门的,唰的一个白影就砸了过来,都来不及躲避的,脑门上就被重重砸了一下子,随即顾芳菲的骂声响起,“你滚,明天咱们就离婚,离婚!!!”老张相当的憋屈,“芳菲,你砸错人了……”“老、老张?!”看着捂着脑袋,手指缝里有鲜血流出的老张,顾芳菲都懵了。

  刚刚出门的不是许墨吗?这怎么放个屁的工夫,就变老张进门了……坐在沙发上,顾芳菲替老张往头上裹着纱布,老张手中还捏着打他的凶器,撕破照片空空如也的婚纱照摆架,那摆架的一角还沾染着殷红的血迹。

  这下砸的真不轻,边角尖锐顾芳菲又是铆足了力气,一下子就见了红。

  替老张包好纱布后,顾芳菲气道:“你有毛病啊你,摔你俩手机你就不乐意了,赔你个手机你还赶紧屁颠屁颠的送回来,你是不是有病?我看你挨打也是活该!”说是这么说,可随后她还是紧赶着询问,问伤口还痛不痛,用不用到医院看看。

  那紧张的关怀劲儿,就跟恩爱的小媳妇儿似的。

  老张表示脑袋没事,随即解释起了手机的事情。

  “我不疼手机,我更心疼你,我不想你老是沉浸在这件事情里面,所以我早上接电话是想让你跟楚楚谈个清楚,毕竟你们曾经是好姐妹。

  楚楚她……”都还没解释完的,顾芳菲脸色唰的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行了,别在我面前楚楚楚楚的,楚的那么亲热,你干嘛不去找她,你找我来干什么?手机我也赔你了,咱俩两清,以后谁也不欠谁。

  你要是觉得头上这疤心里委屈,大不了我赔你一万块钱,以后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气呼呼的说完,顾芳菲抬腿就要起身。

  可身子刚起到一半的老张就一把拉住了她,将她给生生拽回沙发上。

  “芳菲,你听我跟你说,楚楚她……”“我跟你说八百万次了,不要在我面前提她的名字,不要提,你是不是聋!!!”顾芳菲声嘶力竭的呐喊着,有种近乎疯魔的状态。

  老张也是气到不行不行的,当时就一把将顾芳菲掀翻了,更是将她居家的宽松睡裙给扯破,任她胸前傲娇的美好暴露在视线中。

  不过顾芳菲的反抗,他猛地扑了上去,然后二话不说‘吭哧吭哧’就是一顿啃,直啃的顾芳菲当时就魅声迷离,娇吟难止。

  虽然开始时还有所痛骂,但渐渐的就放弃了防抗,一双白皙小手更是忍不住的在老张身上肆意摸索着,爱抚着,释放着内心中的疯狂渴求。

  老张也是难受到了极致,双手褪下了顾芳菲身下的托底性感小裤裤,然后拿手掌肆意地爱抚着,撩拨着,给予顾芳菲强烈的刺激。

  娇息急促中,顾芳菲狠狠咬了老张耳朵一口,羞愤道:“你不是不要吗,老畜生!”这声老畜生,骂的特别狠,但这时候从顾芳菲旖旎的语气中响起,却有种撩性的味道,所以老张根本不恼,他也明白顾芳菲只是欲到深处的深情释放。

  将顾芳菲媚人的娇躯抱起,老张往卧室内走去。

  “小骚货,谁说我不要你,我做梦都梦到好几次跟你干那种事,干到你跪着求我放开你,不要再做了。

  我早就想要你了,我恨不能要死你!”顾芳菲大羞,但同时却也兴奋到不能自已。

  “行啊,老畜生,有本事你今天就活活弄死我,你要是弄不死我,我就活活把你榨干,我让你这辈子都没机会过六十大寿!!!”一个西门庆,一个潘金莲,当干柴与烈火交织碰撞在一起时,那必将是一场举事皆惊的大激情。

  大床上,顾芳菲娇媚的身子被狠狠摔了上去,老张紧随其后扑上。

  顾芳菲连忙伸手护住身下,“老畜生,你等等,戴帽儿!”老张还管那些,一把就将顾芳菲白皙的小手给扯开,“戴个鸡毛的帽儿,老子不喜欢跟你这小骚货之间有隔阂,我要狠狠的爱死你!!!”

  我和前男友有个女儿,当时因为一些事没有结婚。

  之后正准备结婚的时候,发现他出轨了,因为我性格比较强,当时是义无反顾的就走了,什么都不想要,也没有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

  但其实这段感情在我心中的地位是很重要的,虽然外表刚强,但内心我也是十分不舍的。

  这段感情走了两年,我用了三年的时间才算是抹平了。

    之后遇到我初中时的初恋,感觉就回到了当初初恋的美好,现在他也成熟了,格外的会对我好。

  但是我知道他的条件不好,但我是感情至上的人,所以很快就跟他领证了,感情一直很好。

  两年前,我生了个女儿,怀孕待产我休息在家没有任何收入,因为他也是没什么钱,我生活所有的费用都是我借的。

    生完孩子,刚好老家有个不错的工作机会,我就回去发展了。

  没想到就在这期间,我发(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现他出轨了。

  五个月前才知道,他和小三已经在一起两年了,也就是说在我怀孕期间他们在一起的。

  我们在一起八个年头了,经济方面再苦想想我们那么恩爱,我也是十分的满足。

  现在这个打击让我彻底崩溃了,八年来对家庭和他的信心全部被一下子击溃了,我甚至患上了忧郁症。

  口述:两段婚姻老公都出轨我到底哪里不对  后来经过闺蜜的开解,我也希望自己就算要离婚,也要潇洒的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落魄,于是我回去想和他谈谈,沟通期间他一直说知道错了,一定会改的,恳求我给他一次机会。

  最后我决定不那么极端,先这样过着看情况,以后能过就过,过不了也算是让自己死了这颗心。

    问题是现在每天我的心里真是堵的慌放不开,做不到若无其事继续跟他这样相处。

  我想离开,但是我心里对他是真的有期望的。

  我已经有过一段痛苦的回忆,不想让自己再失败一次,现在工作也没心思,我该怎么办?  青鱼回复:其实这两分段感情你的痛苦,都源于你自己本身。

  先不论事情谁对谁错,是你自己的性格让自己每次经历感情的挫折都会产生如此大的痛苦。

  不管你的感情失败与否,这点是你以后要尽量改善的地方,因为人生的路这么长,没有完美的人和感情,挫折是会不断出现的,如果你这么脆弱没这么禁受不住打击,那么你的人生将会很痛苦。

  口述:两段婚姻老公都出轨我到底哪里不对  首先你的第一段感情,虽然男友出轨,可是你也应该给对方解释的机会,毕竟你们不是单纯的男女朋友关系,你们还有共同的孩子,关系跟夫妻没有什么两样了,也许你听了他的解释原谅他,然后过上幸福的日子,这都说不定。

  但是起码你要给自己这种可能,不能因为性格刚硬脾气火爆,就直接连机会都不给人家。

    现在这段婚姻,你老公的性质其实是比较严重的,在你怀孕期间出轨,还脚踏两只船两年了,这种行为才是你该果断做决定的时候。

  但是你最应该做的就是先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不能像上次那样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和痛苦。

  其实我建议你先去咨询一下心理医生,舒缓一下你的心情,再作打算。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c.aspx?476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c.aspx?1390.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c.aspx?230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c.aspx?390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c.aspx?670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c.aspx?648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c.aspx?91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c.aspx?31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