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女優 av,新手必看

没有老李的捣乱,赵月总算是能好好的吃一顿饭了。

  吃完饭以后赵月就去洗碗,王石为了体现自己的体贴就说:“你别动了,我来就行,你去准备一下跟老李一起去医院吧,我还有工作,没办法陪着你,对不起啊!”王石的体贴让赵月觉得受之有愧,他对自己越好,她就更容易想到车上还有刚才自己对老李的容忍。

  这种事情只要是一说出来,老李以后肯定就不敢再这么对她了,可想到这一点,她就很不舍。

  虽然很羞耻,但老李在触碰到她的时候,她是有反应的。

  他简单的动作比王石费尽心思都要让赵月更容易有反应一些,在王石身上没有感受到的激动她在老李的身上感受到了。

  要是自己说出来,把老李给赶走了,她就又要回到之前那种没有一点儿激情的公式化生活了,她不想这样,就只能忍下来。

  但这些也不能完全遮掩住她对自己老公的愧疚。

  她能做的,就是当着老李的面在王石的脸上亲了一下,笑着说:“老公,你真好。

  ”王石很是开心的去洗碗了,赵月回到房间里去换衣服准备出门。

  老李还在客厅里,他被刚才赵月一脸幸福的样子给刺激到了。

  明明是那么放荡的一个人,竟然还做的跟一个好妻子一样,这么虚伪,那他就要彻底的扒下赵月的那层伪装,让她自己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下定了决心以后,老李才去换了衣服,出来的时候赵月和王石也收拾好了,三人一起出门。

  王石跟赵月两个人走在前面。

  赵月挽着王石的手,靠在他身上,两人有说有笑的,完全把后面的老李给忘记了,就像是他们单独在一个世界一样。

  老子就面无表情的跟着,反正这种状况也维持不了多久。

  到了公交车站,他们就分开了。

  王石要去上班,他们去医院,是不同的公交车。

  王石先走了,剩下赵月跟老李两个人,赵月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避着老李,两人距离隔得很远,谁也没有说话。

  直到公交车来了,两人上了公交车,赵月脸上的冷漠就绷不住了,因为现在是上班高峰期,车上的人很多,这让她想到了昨天的事情,站在门口愣住了。

  老李走到她的身后,胸膛贴在她的后背上,低声在她耳边说:“还不快进去,后面还有人呢。

  ”赵月有些无可奈何的往前走,这个过程中,老李的身体是一直贴着她一起走的,她就是想避开也不行。

  他们走到了车厢中间,四周都是人,身体挨着身体,没有一点儿缝隙,赵月能清楚的感受到老李结实的胸膛。

  她心里已经开始慌了起来,明明这时候什么都没发生,她就身体就已经开始发热了。

  这就跟一种本能一样,赵月压制不住。

  老李还没有动作,他还是很有耐心的,现在才上车,还不知道周围是什么状况,要是有人注意到了就不太好办了。

  直到车子开走了一段距离,老李确认了车上的人都自顾自的忙着,根本没有人一个人去注意别人,他笑了起来。

  低头看着眼前的赵月,他这个位置只能看到赵月的脖子,光滑白皙,一看就很美味。

  他还看到了赵月脖子上有汗珠,就低下头,凑到她耳边,用低沉的声音问:“你怎么了,怎么出汗了?”老李贴的太近,呼吸打在赵月的耳朵上,让她身体颤抖了一下,其实她老公都不知道这一点,赵月的耳朵比常人要更敏感一些,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这样跟她说话。

  耳朵受到刺激,一下就全红了,这种红韵还一直蔓延到脖子上,汗就更多了。

  老李一直贴着赵月,自然是能感受到她身体的反应了,发现她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就像是找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笑了一下。

  就继续贴在赵月的耳边问:“你是不是又不舒服了?”赵月的身体又颤抖了一下,耳朵对她的身体来说就像是一个开关一样,痒痒的感觉蔓延到了心里,她受不了,说了一句:“你别靠得这么近跟我说话。

  ”“可是这个车上的人太多了,我要是不靠近一些,我怕你听不到我说话。

  ”老李继续调戏着赵月的耳朵。

  赵月咽了咽口水,毫无办法,想要躲开,前面有人,她要是往前一点儿就会前面贴到另一个人身上,这样更尴尬,只能站在原地不能动弹。

  老李调戏够了她的耳朵,突然身后在她脖子露出的皮肤上摸了一下,赵月被他这个动作吓到了,身体都站不稳了,直接往前倒去。

  还好关键时候老李抱住了她,才没有撞到前面的人,可这样,她的身体就完全被老李包裹在了怀里。

  “我就是帮你擦擦汗水,你怎么这么激动,腿都软了啊!”老李有些惊讶的说。

  “我……”赵月不知道该说什么,张开嘴又闭上了。

  老李就这么抱着她,使劲儿把赵月困在了怀里,身体完全贴在她身上,见赵月有些挣扎的意味,就说了一句:“你小心一点儿,不要影响到别人了。

  ”这是在提醒她要是动作太大了,别人注意到,车上的可都会知道他们现在怪异的状态了。

  赵月只好放弃了挣扎,她现在只希望老李能注意一下他们是在外面,能收敛一些了。

  老李当然不会收敛,软玉温香在怀,闻着赵月身上那种淡淡的香味,他就忍不住有些激动了。

  身体也有了反应,顶着裤子,抵在了赵月的身上。

  赵月是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老李的那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早上见过,她感觉自己不只是感受到了一点儿,也不是隔着衣物的,那东西在她心里就是毫无障碍的接触着自己。

  这样的感受让她激动了起来,身体的反应也更强烈了。

  老李要的当然不止是这么一点儿,他看赵月没有挣扎了,也就松开了抱着她的手,解放出双手来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他把手放在赵月的腰后,还美其名曰:“我看你身体确实是有些不舒服,不如我帮你按摩一下。

  ”“这是在车上。

  ”赵月无奈的说。

  “没事,我一定会让你舒舒服服的。

  ”老李说着就开始在她的身上按摩了起来。

  说是按摩,其实就是在探索,一点儿一点儿的摸着赵月的身体,然后触不及防的停下,捏一下,再安抚的揉了揉。

  这样完全料想不到他下一步的作为,不知道自己身体什么地方会受到刺激,不止是让赵月的身体受到了刺激,心里也被刺激到了。

  紧张刺激的感受让赵月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拉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他们的周围没有其他人,只有她跟老李。

  自己不是在公交车上,而是在一个私密的环境里,自己也没有站着,是躺着的,背后就是老李,他在给自己按摩着。

  这样的幻象让她的身体整个都放松了下来,只能感受到老李,感受不到别的了。

  老李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沉迷了。

  直接揭开了赵月的衣服,手伸进去,更亲密的摸着赵月的身体。

  这个过程中赵月没有任何反抗,也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对的,安然的接受了一切。

  老李的手也就更放肆了,不止是在她背后抚摸着,还从后面绕到了赵月的身前,在她的肚子上抚摸着。

  赵月的身材很好,没有小肚腩,腹部的皮肤很嫩,因为赵月是有工作的,她肚子上的皮肤跟其他地方不太一样,不是那么嫩,是有些韧劲儿的。

  这样老李反而更喜欢,他觉得赵月这个地方要比她光滑的地方更有手感一些,因为喜欢,老李的手就一直停留在这个地方,仔仔细细的感受了赵月腹部的这个地区任何位置的皮肤。

  这个过程中,赵月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反抗,她闭着眼睛,完全的享受着,心里和身体都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对。

  因为她的思绪还没有回来,依旧在自己的想象之中,在那片天地里,她跟老李微笑着,就像是热恋中的情侣一样,很高兴很快乐的相互依偎着。

  她很喜欢这样,自然不会拒绝老李的接触。

  而老李已经腻了她腹部这块地方,手开始慢慢的往上攀爬,很快就被一样东西给阻挡住了。

  是赵月里面的内衣,老李没有急着突破这一层防线,而是摸了摸赵月的内衣,觉得这个触感有些熟悉,很快就想到了早上的黑色蕾丝。

  他稍微拉开了一点儿赵月的衣服,低头一看,果然(与漂亮老师的销魂之夜)是黑色的。

  赵月早上到房间换衣服的时候,打开衣柜,第一眼就被这黑色的蕾丝内衣给吸引了。

  她昨天晚上洗完澡以后随便拿的,穿的不是一套,就剩下了这个。

  其实傍边还有很多其他的内衣,可赵月就像是入魔了一样只能看到这一件,最后也就拿起来穿上了。

  

她本来就被振动棒弄得难受,又被一群工人乱摸,本来还能勉强压下去,可现在她被自己老公chā(姐弟乱性)了那么一会儿人,别提多么难受了。

  下面十分空虚的刘雪,坐在椅子上止不住的来回晃动féitún,想要通过和座位的摩擦来止yǎng,却杯水车薪。

  就在她难过的时候,手机又来了一跳消息,这次还是那个变态发的。

  “到7楼来一趟。

  ”看着消息,刘雪陷入了迟疑。

  7楼最近正在装修,而且恰好这两天正在采购材料,所以装修工人们都在休息,那里轻易没人会过去。

  那个变态要她过去,该不会是忍不住要对她做些什么了吧?若是之前,刘雪都已经决定要辞职了,肯定不会过去。

  可此时的她yǎng的不行,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而且低着头急匆匆离开了仓库。

  那些工人们都不在,刘雪趁机快速的跑走,坐着电梯来到了7楼。

  正在装修的七楼果然没人,刘雪来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的,虽然她看到过那个人的脸了,但不太清楚对方究竟是什么xìng格的人。

  从他的好几条信息指挥来看,应该是那种比较变态一些的,万一一会儿他特别粗暴怎么办?听说会有变态喜欢SM。

  刘雪忽然后悔了,她不想被折磨,所以已经走到7楼入口的她,忽然转身就要走。

  谁想一转身,却见到一个胖子猥琐的走过来:“小sāo货,你来这里找我的吧?”“王……王主管,你怎么在这里……”刘雪很是慌乱,她大概明白那个变态的意思了,应该是知道王胖子在这里,所以才叫她过来的。

  王胖子扫视了一眼慌乱的刘雪,略微不满:“怎么穿成这样了,我记得你早晨穿的很风sāo啊。

  ”说这话,王胖子还不断的靠近。

  刘雪很是紧张,慌忙后退,被bī得躲进了7楼正在装修的办公室里。

  见到这里没人,王胖子更加放肆,直接把自己的腰带解开,甚至直接把裤子脱下来,省的一会儿办事儿的时候还要脱裤子。

  等看到他把内裤脱下来,露出那根黑黑的粗棒子,刘雪很是紧张,但看着这胖子的那东西,对比了一下自己老公的小细蛇,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刘雪心里隐隐有些渴望,她想到了那个变态叫自己过来,说不定就是知道王胖子在这,说不定他是个xìng无能,想要看着自己别别人干?心中饥渴的刘雪,不断的给自己找借口,让自己的心理防线越来越薄弱,后退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正巧,地上有一根圆木,刘雪不小心踩了上去,直接就被绊倒了,一pì+gǔ坐在地上。

  王胖子见状,顿时嘿笑一声,直接扑上来,然后压住了刘雪:“sāo货,说到底还是欠干,昨天没让你过瘾,今天一定让你爽上天!”一边说着,王胖子手忙脚乱的扒下了刘雪的裤子,看着她雪白的美腿和féitún,王胖子赢得更加厉害了。

  刘雪也已经认命,她知道今天肯定又要被这个死胖子侮辱了,所以痛苦的闭上眼睛。

  可就在她感觉到有个肥猪一样的家伙在自己身上拱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惨叫,吓得她睁开眼睛看去,却发现一个健壮的汉子正站在自己和王胖子身边,手里拿着一根圆木,另一只手则是拿着手机,正对着两人拍摄。

  

这么的想着,光头也就彪呼呼的回道:“好!你大爷我就给你这机会!让你小子跟我单挑!”可是光头的话刚落音,那位眼镜男就紧忙上前来劝阻道:“五哥,你还是别中了他小子的圈套吧!这小子太鸡贼了!再说,五哥,这小子也不是啥省油的灯!”听得这话,光头可是不高兴了:“卧槽!他小子不是省油的灯,难道我老五就是省油的么?”“不是!那个……”眼镜男又是急忙道,“五哥,你听我说,这小子还是挺能打的,所以别中了他的圈套!”这话,光头更是不爱听,便道:“麻痹的!就他能打?我老五就是祟包了?就是个孬种了?告诉你们,我当年出来混的时候,你们还穿开裆裤呢!老子当年就是拿着根扁担,从菜潭村一直打到邬柳镇,就这么出名的!卧槽,就他小子再能打,又能咋样?”眼镜男忙道:“不是不是!五哥,你听我说,我们都知道你挺牛的!都知道你挺能打的!但是也没有必要跟他小子单挑不是?”忽听这话,光头不由得一愣,呃?对哦?我……我他妈凭啥就要跟他小子单挑呢?他算他娘个球呀?想着,他忽地扭头瞧了瞧杨小川……杨小川便道:“老子就知道你个秃子没种,不敢跟老子单挑!就你这种没种的货,还号称是他们的大哥呢?怪不得你们琛哥刚刚会扇你,原来你还真是个废物!”“卧槽!!!”光头忽地一声震怒,急得脖颈鼓鼓的,青筋外露,挥手就怒要给杨小川一个大嘴巴子……可杨小川忙道:“喂喂喂,你想干嘛?咱们不是说好了是单挑么?你这算他妈咋回事呀?”但,光头那一巴掌还是打了下去……而杨小川则是仰头往后一闪,闪躲了过去。

  忽见都这样竟是没有打着他小子,光头更是有些激恼了:“哟呵?!!你这兔崽子!!!你真以为自己很能打是吧?!!”杨小川则是回道:“我没觉着自己很能打,但是有种跟你单挑,你有吗?”光头这个激恼呀,忽地一声令下:“松开他小子!!!”眼镜男忽见情势如此,又是急忙道:“五哥五哥,你……你还是冷静一些吧!别中了他小子的圈套!他小子这就是激将法!”可光头就是一股激恼:“松开他小子!!!老子管他什么激将法不激将法呢!!!就算是个圈套又能咋样呢?!!就他小子还能打过你们五哥咋地?!!”见得五哥如此,没辙了,其中有两名单瘦的小弟也只好朝杨小川那方走去,打算给杨小川松绑了……就这时,杨小川却是急忙道:“等等!”忽听这个,光头来劲了:“咋了?你小子怕了?怕挨揍了?”“不是。

  ”杨小川回道,“先说好,咱们得立个规矩。

  ”“你小子说!”光头忙道。

  杨小川便道:“那成,先好说,要是你一会儿输了的话,不许再公报私仇。

  输了就是输了,咱们得按照江湖规矩不是?要输得心服口服不是?当然了,赢也得赢得光明磊落了。

  ”“成!”光头许诺道,“就按照你小子的规矩!”话毕,光头冲那两个小弟说道:“给他小子松绑!”于是,那两个小弟也就上前来给杨小川松绑了……在那两个小弟在给他松绑的时候,他小子的两珠子则是在贼溜溜的瞄来瞄去的,貌似是寻机会逃走……事实上,单挑挑个球呀?杨小川这厮只不过是想找个机会开溜而已。

  再说,他早就看出他们的这个五哥有点儿二百五,所以他这激将法也是奏效了。

  待一会儿,给松了绑之后,杨小川这厮站起身来,装模作样的活动了一下手腕,然后又是活动了一下脚腕,装出一副单挑前的准备……光头瞧着,有些急不可耐了:“卧槽!你小子还有没有完了呀?准备好没?”可是哪晓得杨小川丢下一句‘准备尼玛个蛋蛋呀?’,扭身就朝后窗的那方跑去了……忽见情况不对,光头惶急嚷嚷了起来:“逮住那小子!!!别让他跑了!!!”光头的话还没落音,就只见杨小川就纵身扑向了后窗……‘蓬!’两扇破烂的窗户百叶,一撞即开,只见杨小川整个人就扑向窗户外了……可是意外的是,‘轰!’的一声,便是一阵鸡飞狗跳的……原来是咱们小川医生不巧扑在了鸡窝中,很是狼狈,弄得一身鸡毛,满头满脑都是。

  更加不巧的是,待咱们小川医生惶急的爬起身来之后,就有一枪口瞄准了他……‘镗!’潜意识中,咱们小川医生说了句‘尼玛个蛋蛋呀!’,然后整个人便是歪歪扭扭的又倒在了鸡窝中……‘噗!’的一声,一地鸡毛溅起。

  原来又是中了麻醉枪。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咱们小川医生又不知道了?只是那个开枪的平头一脸得意的说道:“麻痹的,你小子再狡猾,能跑得过我这麻醉枪?我他妈早就说了嘛,这可是一个高科技时代了,懂么?”而那光头则是扭头冲平头骂道:“高你妹呀?快去把那小子拖进来!”……一个小时后,县城,近郊的一套仿古式四合院内。

  一位两鬓斑白的老头正站在窗前凝神的望着窗外的风景,手里还攥着两个核桃在转动着,忽地,一位模样还算憨实的老伯进了禀报道:“坤叔,阿琛来了。

  ”“嗯。

  ”那被称为坤叔的老头头也没回的应声道,“叫他进来吧。

  ”随后,不一会儿,只见之前在邬柳镇出现的那位矮戳戳的胖墩墩的背头男,也就人称的琛哥,他走了进来……听着脚步声,那叫坤叔的老头仍是没回头,仍是就那样的看着窗外,问了句:“秦羽国的那事办得怎么样了?”“嗯……”那位人称的琛哥吱吱嗯嗯的,有些胆怯,貌似不敢说实话似的,但又没辙,只好实话道,“还下落不明。

  ”坤叔面色忽变:“你怎么办事的呀?”“嗯……那个……坤叔,是这样的,本来是要办妥了的,只是……只是后来被一小子给救了。

  ”“救了秦羽国的那小子是谁?”听得坤叔那么的问着,那位琛哥有些胆怯怯的看了看坤叔的背影……那位坤叔仍是那样,面向窗外,手心里在转动着那两个核桃。

  听得阿琛没敢吱声,那位坤叔便有些气怒的说了句:“我在问你话呢,救了秦羽国的那小子是谁?”“那个……”那位琛哥吞吞吐吐的,像是一时记不起来了似的,“就是……就是一个小村民,哦不,他说他自己是个小村医。

  ”“小村医?”那位坤叔忽怔了一下,然后又是问道,“哪个村的?”“是……好像是……小渔村的?”“什么叫好像是呀?到底哪个村的?”“小渔村。

  ”听说是小渔村,那位坤叔又是忽怔了一下,然后追问了一句:“他叫什么名字?”“好像是姓杨?叫杨什么……川?哦对了,叫杨小川!”“杨小川?!!”那位坤叔的脸色忽地变得格外的严肃了起来,严肃的有些吓人,手心攥着的那两个核桃也忽地停止了转动……那位琛哥似乎也不明是咋回事,只好胆怯怯的点了点头:“嗯。

  是的。

  杨小川。

  ”这话刚落音,也不知道咋了,只见那位坤叔忽地气怒的转过身来,一副怒要吃人的样子,抬手就是一怒的掌拍在了那位琛哥的大背头上……‘咔!’只见那两个核桃在那位琛哥的(俩性故事)大背头上被拍得粉碎的同时,一股鲜红的血液就顺着他额头溜下来了……待那位琛哥反应过来之后,这才后怕的浑身一抖,当即就被吓得尿了裤子,随之只见他两腿哆嗦得厉害。

  随即,哪晓得那位坤叔又是怒的一巴掌扇了过来……‘啪!’随着这一声脆响,只见那位琛哥的头都被打歪了。

  这时,那位坤叔才问道:“你们对他怎么样了?”这一问,吓得那位琛哥又是浑身一抖,哆哆嗦嗦的:“那……那、那个……没、没、没对他怎么样!就、就、就是……就是老五……老五把他绑起来了!”听得这话之后,那位坤叔则是忽地震怒道:“马上、立刻放了他!!!他要是少一根汗毛,我就要你们这帮饭桶全他娘去陪葬!!!”这话吓得那位琛哥的腿也不听使唤了似的,便是‘噗通!’一声,就跪倒在了地上!……这会儿,邬柳镇。

  当杨小川再次被水给泼醒后,他仍是不知道自己目前身在何处,只是知道自己目前还是没能逃脱贼窝,还在原来那帮家伙的掌控下。

  由此,他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尼玛,有种的话,你们就别他娘用麻醉枪呀!那光头见他醒来,那个恼怒呀,冲他啐了一口痰:“呸!妈的!你这小兔崽子喜欢玩是吧?成,那你大爷我就陪你玩玩吧!”说着,光头扭头冲兄弟们一声令下:“把这小兔崽子丢到那间小屋里去,老子要玩死他!”那位眼镜男顿时不解,一脸困惑:“五哥,那个……秦羽国的女人不是关在那间小屋里么?”听得这话,那光头不由得冲那眼镜男骂道:“妈的!你这狗娘养的四眼仔平时不是挺聪明的么?这回咋就他娘犯糊涂了呢?老子要把这小兔崽子给秦羽国的女人丢在一起,难道你不明白啥意思么?”那些个小弟们听得这话,一个个都不由得哈哈的乐了起来:“哈哈哈……”然后,其中的那个平头乐嘿道:“四眼,五哥的意思是要让我们看现场表演,懂球了么?”听得平头这么的一说,他们又是哈哈的乐了起来:“哈哈哈……”杨小川则是忽地紧张了起来,脸颊随之涨红不已的,暗自心说,麻痹的,他们不会真想看老子和一女的搞啥现场表演吧?老子可还是尼玛童子之身呢,这事……卧槽……尽管如此,但是这可就由不得他了。

  忽然,上来了四个弟兄,也就直接将杨小川给架走了……由此,杨小川慌是挣扎道:“喂!你们想要干啥呀?”那光头则是得意的乐嘿嘿的回道:“你这小兔崽子不是喜欢玩么?那你大爷我就陪你玩玩呗!一会儿表演可要卖点儿力哦,否则的话,你大爷我就剁了你的那个玩意!”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d.aspx?284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d.aspx?415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d.aspx?388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d.aspx?90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d.aspx?4403.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d.aspx?106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d.aspx?443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d.aspx?72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