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t 做愛,新手必看

说到这,李桂芝似有意似无意的瞄了眼被陈二宝撑起来的被子,接着道:“其实,其实妈早已经想好了,大宝不行,就让二宝顶上,大宝是我领养的,所以你也不要有什么顾虑……”二……二宝?这话一出,林岚再次吓到了,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的身体猛地一颤,夹紧了双腿(姐弟乱性)。

  “呃!”陈二宝在被窝里躲了半天,本来就憋得够呛,林岚这一夹不要紧,他猝不及防,感到脖子一阵生疼,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虽然不大,却清晰可闻。

  “小岚,你这是?”李桂芝自然也听到了陈二宝的哼声,再次疑惑的看向林岚拱起的被子。

  “啊,没……没什么。

  ”林岚冷汗都冒出来了,咳嗽了一声,连忙搪塞的道:“我今天肚子难受,刚才就跑了好几趟厕所,估计跑的次数太多,肚子有些空,所以……”“哦,原来这样。

  ”李桂芝恍然的点点头,脸上却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一脸关切的道:“既然这样,那妈给你揉揉?”“不……不用。

  ”林岚连忙摇头,“我现在好多了,晚上睡一觉应该就没事了,妈,你不用担心。

  ”“那好吧。

  ”李桂芝点头,可脸上玩味的笑意却更浓了,不过她却没继续说啥,而是问道:“小岚,那妈刚才给你说的事?”“妈,这真的不行。

  ”林岚脸红耳赤的拒绝。

  “小岚,妈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你也不用现在就回答妈。

  ”李桂芝察言观色,想了想说,“妈也不瞒你,其实……这主意是大宝提的。

  ”“什么?”林岚一震,满脸的不可置信,“这……不可能,大宝他怎么会……”“这种事,妈还能骗你吗?”李桂芝苦笑一声,无奈得道:“为了老陈家,也为了堵住村里的闲言碎语,大宝愿意牺牲,妈也只能同意。

  ”“可是……”“妈知道你心里有疑虑,要不,你给大宝打个电话问问?”说着,也不等林岚答应,李桂芝随手拿起林岚放在床头的手机,点开屏幕,翻出陈大宝的号码拨打过去。

  “妈,你……”林岚想拦,却晚了一步,眼瞅着电话就要打通,不知为何,她突然莫名紧张起来。

  其实,林岚心里是想给陈大宝打电话问问的,借种这事直接关系到她的清白,然而,对于电话打通后,该怎么询问,她却没有想清楚。

  更重要的是,看刚才李桂芝言之凿凿的样子,借种的主意应该真是老公出的,如果他再追问,自己是该同意,还是拒绝呢?就在林岚纠结的时候,电话通了,李桂芝打了个招呼,就将手机递给林岚,示意道:“小岚,大宝想跟你说话。

  ”犹豫了一下,林岚才接过电话。

  “大宝,我有个事想问你……”“……”几分钟之后,林岚挂断电话,满脸羞红低下头。

  “小岚,大宝怎么说?”李桂芝明知故问。

  “大宝他……”林岚脑袋垂的更低了。

  “小岚,其实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好的。

  ”见林岚的态度不再坚决,李桂芝趁机道:“俗话说的好,肥水不落外人田,平时你和二宝也不生分,你俩来总比便宜外人要好……”外人?听李桂芝话里的意思,似乎如果林岚不答应和陈二宝生娃,她还要找别的男人过来。

  真的那样,林岚当然选择陈二宝!对于李桂芝抱孙子的想法,林岚一清二楚,知道一时半会说服不了李桂芝,而且陈二宝藏在被窝里头时间也不短了,李桂芝再不出去,万一发现什么猫腻,那可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于是,林岚思前想后,当务之急,还是得先安抚李桂芝,把她哄走,然后再想别的办法。

  “这要是传出去,我还怎么出去见人呀?”林岚故意放软态度。

  “小岚,你放心,传不出去的。

  ”一看林岚好像答应了,李桂芝立刻喜上眉梢,拍着巴掌保证的道:“这事儿你不说,我不说,大宝不说,还有哪个会知道?”“可二宝他……”“二宝更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嘱咐他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

  ”林岚摇着头道:“我是说,就算我同意,二宝他能答应吗?”“他敢不同意!”李桂芝瞅了下床上那拱起的被子,笑了笑道:“我明天就跟二宝说,只要你同意,他绝对不敢说半个不字。

  ”被窝里头,陈二宝将李桂芝的话听的一清二楚,震惊之余,就是巨大的疑惑,他怎么也想不通,大哥作为一个男人,即使自己不能生,又怎么会主动提出让别的男人来染指嫂子呢?难道仅仅就是给老陈家延续香火?陈二宝现在都十八了,农村结婚早,娶媳妇也就这一两年的事,他自然能生,老陈家的香火绝对不会断,为何要多此一举?所以,在陈二宝看来,他哥的脑袋要不被驴踢了,要不就是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隐情。

  “妈,你还有别的事吗?”林岚打了一个哈欠道:“我真困了,咱明天再说好吗?”“好。

  ”李桂芝目的达到,一口答应,说着起身向门口走去。

  呼!林岚和陈二宝都忍不住长舒一口气。

  林岚还好些,腿架在陈二宝的肩膀上,不是很吃力,可陈二宝就不一样了,跪在林岚的两腿之间,再被林岚的腿这么一夹一压,刚开始还挺享受,但时间一长就有些吃不消了。

  李桂芝前脚刚走,陈二宝就迫不及待的想从被窝里头钻出来。

  可无语的是,陈二宝刚要动,走到门口的李桂芝像是想起什么,突然停下脚,冷不丁的回过头……“妈,你……”陈二宝看不见,可林岚看的一清二楚,李桂芝突然的举动差点把林岚给吓傻了,倒吸一口凉气,心脏提到了嗓子眼,慌乱之余,她身体前倾,伸出手一把摁住还在动的陈二宝,尴尬的道:“这腿抬了太久,有点儿麻。

  ”“麻了吧?”李桂芝笑了笑,盯着被子,似乎话里有话,“妈就是想提醒你,你腿抬了那么久,我看着都累,赶紧放下来活动活动。

  ”“知道了。

  ”林岚连连点头。

  “那妈回屋了,你也早点休息,养好身体,妈还等着抱孙子呢。

  ”说着,李桂芝冲林岚笑了笑,终于出去了。

  不会被发现了吧?不知为何,看到李桂芝脸上意味深长的微笑,林岚心里咯噔一声,突然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嫂子,妈走了没?”就在林岚愣神的时候,陈二宝问道。

  “哦,走……走了。

  ”回过神,林岚连忙松开手,心里头又是羞涩。

  刚才陈二宝就藏在被窝里,显然,李桂芝说的借种生子的事肯定被他听的一清二楚,现在李桂芝一走,房里头只剩下林岚和陈二宝两个,而且两人的姿势还这么暖昧,不尴尬才怪。

  更重要的是,两人做那种事已经得到李桂芝和陈大宝的首肯,只要两人愿意,完全可以趁热打铁,今天晚上就一起睡,把生娃的事儿给办了。

  “嫂子,现在怎么办?”那半根黄瓜还在林岚的体内,经李桂芝刚才那么一闹,现在陈二宝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只能问林岚。

  “你说怎么办?当然是继续了。

  ”不该看的不该摸的,全都被陈二宝看了摸了,事到如今,林岚可不想半途而废,说完,她一脸羞涩的低下头。

  看着林岚羞涩的样子,陈二宝心里头的火苗蹭蹭蹭的往上窜,这不是成心勾人犯罪吗?他使劲的咽了咽口水,说道:“那嫂子你把腿分开点……”林岚轻轻的打开了腿,那地方再一次暴露在陈二宝面前,陈二宝呼吸急促的将手伸了过去。

  随着陈二宝的动作,林岚呼吸急促,浑身轻颤,口中忍不住轻吟了一声:“啊!”听到这勾人的声音,陈二宝浑身像打了鸡血一样,手指不自觉的一用力。

  “啊!”林岚怪叫一声,瘫软的倒在了床上。

  黄瓜,终于拔了出来!可林岚非但没有感觉到舒服,反而愈发的难受起来,双腿不自觉的扭了一下。

  陈二宝也是浑身燥热,反正刚才母亲已经说了要借自己的种,为啥不现在就把事情给办了?“嫂子,要不我们继续?”陈二宝目光炙热的盯着林岚。

  林岚正浑身难受,听到这话,不自觉的抬头,一眼就看到陈二宝裤裆里鼓鼓的,想到厕所里头的那一幕,要是把那里放进来……沉默就是默许,陈二宝看林岚没吱声,心中大喜,迫不及待地扑向秀色可餐的嫂子……“不行!”眼看着陈二宝就要摸上林岚的胸前,林岚忽然一巴掌拍掉他的手,“二宝,我……我不能对不起你哥。

  ”说着,她双腿一蹬,语气强硬的道:“好了,你快点出去!”“哎哟,嫂子,你这是过河拆桥呀。

  ”幸好陈二宝还没有色心上头,还没等林岚蹬到,他就赶紧一倒,掀开被子的一角,钻出了被窝。

  林岚一把被子盖好,瞪了下陈二宝,伸手一指门口,蛮横的道:“我就过河拆桥了,你现在马上给我出去。

  ”陈二宝本来想走的,可一看林岚羞涩的脸色,他突然有些舍不得出去了,一扭屁股坐在床沿,坏笑的道:“我还就不走了,反正咱妈和大哥也想让我跟嫂子一起睡。

  ”“你!”“嫂子,你要是不好意思,可以像刚才一样,咱把灯关掉。

  ”“我……”林岚脸色通红,快哭了。

  我去,玩笑似乎开的有点儿大了。

  陈二宝见势不妙,哪敢再得寸进尺,连忙解释道:“嫂子,你不要生气,我和你开玩笑呢。

  ”说着,陈二宝很识趣的从床沿站起,尴尬的道:“那个,嫂子你休息,我出去了。

  ”林岚没吭声。

  不过陈二宝走到门口,却突然回头,举起手里那半根湿淋淋的黄瓜,问道:“嫂子,这半根黄瓜你还要不?”他也不等林岚回答,就咬了口黄瓜,咯嘣脆。

  “你给我滚!”看到这一幕,林岚又羞又怒。

  一夜无眠。

  林岚,陈二宝,包括李桂芝在内,都没有睡安稳。

  第二天一大早,林岚草草的吃了点东西,就上班去了,而陈二宝吃完饭,正要去诊所,却被李桂芝给叫住了。

  “二宝,你等一下,妈有话对你说。

  ”李桂芝生怕陈二宝跑了似的,上前俩步拦住陈二宝的去路,伸手一指餐桌前的凳子,示意道:“你坐好。

  ”陈二宝自然知道李桂芝要说啥,装模作样的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然后一拍额头,撒谎道:“妈,我还约了个病人,时间就要来不及了,我得赶紧过去,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话落,不等李桂芝同意,陈二宝绕过她就走。

  “站住!”苗翠花一声大喝。

  “妈,我真的约了病人,赶时间……”“编,你接着编。

  ”李桂芝仿佛早就看穿了陈二宝的心思,哼道:“我告诉你,今天没有我的同意,你要是敢走出这个门,以后就不要叫我这个妈!”李桂芝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陈二宝哪里还敢执意走,只好乖乖的坐回凳子上,明知故问的道:“妈,你究竟有什么要紧事,非得现在说?”“当然是大事了。

  ”李桂芝也拉过一张凳子坐在陈二宝的对面,似笑非笑的问:“二宝,你觉得,你嫂子咋样?”“好啊。

  ”这话,陈二宝是发自内心的。

  林岚不仅长得漂亮,平时更是孝顺,自打嫁进他家,从没和李桂芝红过脸,更别说吵架了,平时有什么好吃好喝的,都是先紧着李桂芝,对陈二宝也是关爱有加,这样的儿媳妇上哪去找?“那你嫂子如果有难处,你帮不帮?”李桂芝又追问。

  “帮,肯定帮!”“真是妈的好儿子。

  ”一听这话,李桂芝顿时脸上一喜。

  陈二宝翻了翻白眼,试探性的问:“嫂子不是好好的吗?能有什么难处让我帮的?”

小染呀,你就陪他们坐着,妈一个人能忙活过来竹母说完便将竹染推了出来。

  腿根有白灼流下莫谦言落荒而逃。

  所以我不知道那时候的添度会怎样和这个妹妹发展,我也不敢想。

  小家伙,就知道乱跑,冷了吧!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快吃吧!娇宠女配简介在经过接近一个小时的说教以及我不停的撒娇攻势下莲的火气终于消了。

  为了彻底摆脱红龙,摆脱献祭莱芭的命运,他以假学者身份去布鲁克林博物馆,伺机吃掉了原画,吸收了红龙的力量。

  唉,实在不行,只能找个地方把这些东西都扔了,到时候搬也是个麻烦事啊。

  「哇,我知道万里长城,之前去过一次,真的好长啊,要是他建的话,那确实是厉害呀。

  腿根有白灼流下你是怎么会请学姐来帮忙叫我呀?当然我指的是亚红和叶月穹。

  她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

  你太危言耸听了,小毅!你应该相信你的亲妹妹君怡她。

  腿根有白灼流下这个时候还有仇恨么...由于昨晚和妹妹重归于好,于是心情大为畅快的我掐好时间,在七点半准时在门口等候起了放学归来的陈思怡。

  夏雪轻点了一下头,记在手里的菜单里。

  是和林老师一起吃的吧!欧阳雪突然插嘴道。

  人生总是有聚散离合,把握好在一起的时间才最必要。

  抹了把头上的汗珠后,心里倒是有些得意起来。

  他们搬来几天后,柯真和柯柯也跟着回来居住了。

  凉沮丧地想着,看到被他丢在一边的信封,忽然又有了想法。

  娇宠女配简介最近发现一本叫做青春恋爱杀必死的小说貌似不错,很对我的胃口。

  黑子主动约我?封夜惊奇道,应该是因为那张通行证的缘故吧。

  腿根有白灼流下唉,老了嘛,和年轻人一起闹不动咯……他老气横秋地伸展了一下筋骨,终于是一副想要起床了的架势,不过说真的,你们干脆就住这里算了,既然你不想回去的话。

  我撇撇嘴,无意中瞥了一眼她微微颤抖的胸口。

  黑羽可不会直接杀死她,黑羽会把她的灵魂带到地狱,接受永久的惩罚,直到变成恶魔唐欣雪现在眉头皱得能夹死几只蚊子了。

  (与漂亮老师的销魂之夜)说到这里,学姐微微一笑,示意我坐下说。

  男子在自己的心中有着无数的疑问,但是显然现在最为重要的就是从这个男人的手上逃脱,或者和杀掉这个男人!也就是说,占卜也是借口。

  那是一群男人,穿成什么样的都有,但都打扮得干干净净的。

  看书是我的爱好,每次放假必然会做的事情就是看书了。

  

雪梅迫不及待的把裤子脱下来,那神秘的景色便顿时完全暴露在了陈壮的眼前。

  陈壮的呼吸一下子都有些急促,看着雪梅嫂子的模样,心里又紧张又兴奋。

  这就是女人最美的地方啊!无数个寂寞的深夜里,自己脑子里想的,就是能看到女人最美的地方,没想到今天终于要梦想成真了!陈壮按耐不住,一下子扑了上去,雪梅又好气又好笑的说:“傻子,你倒是把裤子脱了呀!”陈壮这才回过神来,雪梅嫂子的裤子虽然脱了,可自己的裤衩还在自己的身上挂着呢。

  尴尬之余,陈壮哆嗦着手,伸向雪梅嫂子的上衣,嘴里结结巴巴的说:“雪梅嫂子,我想……我想……”雪梅焦急的问:“傻子,你想啥你跟嫂子说呀!”陈壮红着脸说:“嫂子,我想……我想先看看你的胸……”雪梅嫂子娇笑一声,道:“你想看哪儿嫂子都给你看!”说完,雪梅嫂子双手交叉,将自己上身的衣服连着里面的肚兜一口气都脱了下来。

  陈壮看的直吞口水,这时,雪梅冲陈壮招了招手,说:“来,壮子,你先用手揉一揉。

  ”陈壮急忙把手覆盖在了那两团柔软上,那一瞬间只觉得弹性十足。

  如此完美的手感,让陈壮激动的想大吼一声,手里的力道也不由加大了几分。

  雪梅嫂子微微皱着眉头,轻轻哼哼道:“嗯……壮子……别那么用力,稍微轻一点。

  ”陈壮听话照做,雪梅嫂子的眉头立刻就舒展开来,满脸享受。

  陈壮抚摸片刻,趴在雪梅嫂子身上,盯着那儿,对雪梅嫂子说:“嫂子,我能尝尝吗?”雪梅嫂子说:“这有啥好尝的,嫂子又没有奶水给你喝。

  ”陈壮说:“那我也想尝一尝……”雪梅嫂子一脸纵容的说道:“行,让你尝,来,你先尝,再你自己慢慢发挥。

  ”陈壮听话的凑上前来。

  “嗯……壮子,对,就是这样,啊……”雪梅浑身哆嗦了一下,然后长长的叫出了一声。

  陈壮停下了动作,抬头看着雪梅,问道:“雪梅嫂子,你咋了?不舒服吗?”“别停,嫂子是太舒服了。

  ”雪梅把陈壮的头又按回到了胸前,同时把陈壮的上衣也解开扔到了一旁。

  陈壮吃够了,就开始一路向下,来到雪梅嫂子那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然后是曲线优美的腰胯、修长嫩白的美腿……这让陈壮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雪梅已经快受不了了,伸手脱掉了陈壮的裤衩。

  雪梅第一次实打实看见陈壮那儿,吓的惊呼一声。

  “嫂子,你咋啦?”听见雪梅惊呼,陈壮急忙关切的问了一句。

  雪梅嫂子回过神来,急忙说道:“没咋没咋!嫂子是被你给吓着了,你这么有真材实料,嫂子以后可有福了……”说完,她抬起头来,媚眼如丝的看着陈壮,声音无比酥麻的说:“壮子,嫂子受不了了,你快开始吧!快和嫂子开始吧!”雪梅说着,已经躺正了身体等待着……雪梅的许久未有了,疼得她猛地抓紧了陈壮的手臂,死死压低着声音呼喊道:“壮子,你这家伙,嫂子都快承受不住了!”陈壮急忙关切的问:“嫂子,是受不了吗?要不我不来了?”“别别!”雪梅急忙抱紧他的腰,脱口道:“嫂子只是太久没有了,一下子没适应,你先慢慢开始,让嫂子适应一下……”陈壮听话的开始,雪梅立刻感觉不一样的感觉,就好像是触电一般,随后她的身体不断的抽搐了几下,发出声音,然后如同一滩烂泥般瘫在了炕上。

  陈壮只是刚开始,雪梅就完了,虽然身体瘫软了,但她的心里,已经被满满的幸福填充。

  “雪梅嫂子,你咋了?”陈壮没敢动弹,着急得问道。

  “嫂子上天了,魂儿都要丢了。

  ”雪梅柔柔的说道:“壮子,你别停,继续吧,嫂子还想再舒服呢……”听见雪梅嫂子的话,陈壮急忙快速的开始。

  雪梅就好像完全被陈壮所支配,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舒服……陈壮被雪梅的声音刺激,感觉她好像是为自己吹响了冲锋号,所以也越来越卖力。

  看着雪梅嫂子,不由得越来越努力,陈壮感觉开心极了。

  雪梅在这种冲击下,早已经是浑身上下舒服的像是每一个毛孔都要张开,她此刻已经爱死了这个身强力壮的陈壮,活了二十来年,她这才真正品尝到做女人的滋味!正当两人激战正酣的时候,漆黑的院外墙边,赵铁柱猫着腰、听着屋里发出的激战声,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

  自己满足不了自己老婆,别人却把自己老婆满足的死去活来,这种感觉让赵铁柱心里特别难受。

  可是,这种难受很快就被仇恨代替。

  眼下,只要杀了马来财那个王八蛋,自己就能解脱了!想到这儿,赵铁柱站起身来,朝着马来财家里走去,在动手之前,他要做足准备。

  马来财家有钱有势,盖得是村里最漂亮的二层小楼,而且连外面的墙上都贴满了瓷砖,院子里铺的也是平整的水泥地,比其他村民家真是好得没影了。

  赵铁柱轻手轻脚的来到马来财家的一楼外墙,悄没声的搬了几块砖垫在墙角,才勉强够到高高的窗户。

  他不止一次偷窥马来财家了,早就知道马来财家的房间分配,一楼最大的卧室,住的是马来财和他二婚老婆柳凤娇,偏房住的是他老娘,二楼住的,是马来财的闺女马玉倩。

  赵铁柱探头看向马来财的卧室,刚好看见柳凤娇光着身子站在镜子前,用干净的毛巾正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看来这骚娘们刚洗完澡……”赵铁柱盯着柳凤娇看了半天,心里冷哼道:“这个骚娘们都他妈成这样了,一看就是欲望很强的那种女人。

  ”柳凤娇一边哼着流行歌曲,一边擦着头发,看着镜中自己性感的身材和曲线,心里沾沾自喜,不过在看到自己那儿时,忍不住也有些烦躁。

  这时,马来财光着屁股、挺着大肚子进了卧室,头发也一样湿着,嘴里还叼着一支烟卷。

  “来财,你啥时候去城里啊?”柳凤娇见他进来,开口问了一声。

  马来财喷了一口烟说:“过两天去跑动跑动关系,咋啦,有啥事?”柳凤娇说:“我想去市里买点东西,我听人说,市里有卖那种护理膏的,可以让颜色变浅一点。

  ”马来财猥琐的嘿嘿一笑,走到跟前打量着她的柔软,笑问道:“咋啦?嫌它颜色不好看?”“废话嘛这不是。

  ”柳凤娇不满的说:“也不知道咋回事,都成这样了。

  ”马来财上去摸了一把,咧着嘴笑道:“我觉得这样的挺好啊!一看见你这这样的,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

  ”柳凤娇白了他一眼,道:“也不知道你啥口味,人家都喜欢好看的,你偏喜欢这样的。

  ”马来财点点头,凑到跟前低声说:“我不光喜欢这样的,还喜欢睡这样的。

  ”说完,他来到柳凤娇身后,也不管柳凤娇有没有做好准备,提起那东西就准备开始。

  柳凤娇表情几乎看不到什么变化,马来财那东西太不值一提了,完全没什么感觉。

  可是,马来财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弱的不行,一边动,一边在嘴里骂骂咧咧:“老子今天就让你尝尝男人的滋味……”刚说完,马来财身体抽搐一阵,动作也就停了下来。

  柳凤娇头也不回,面无表情的问道:“完事儿啦?”马来财点点头,嘿嘿一笑:“完事了,舒不舒服?”(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柳凤娇没搭理他,心里暗道:“我舒服你奶奶个腿!前后也就三十秒不到,完全没感觉,你这家伙就完事了,真他妈的废物!”这边,陈壮还在和雪梅嫂子进行着天人交战。

  陈壮也在这巨大的快乐中达到了巅峰,他抱住雪梅嫂子,低吼道:“嫂子,我来了……”雪梅嫂子紧抱陈壮,兴奋的喊道:“壮子,来吧,快来吧!”最后时刻,二人同时快乐。

  雪梅嫂子死死抱住他,幸福的说:“壮子,你太厉害了,嫂子都快晕过去了……”陈壮嘿嘿一笑,说:“嫂子,我也感觉自己好像不一样了,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雪梅嫂子轻声道:“壮子,以后嫂子就是你的人了,你什么时候想要,嫂子都给你。

  ”陈壮摸着雪梅嫂子,笑着说道:“嫂子,我现在就想……”雪梅忽然惊呼一声,感觉陈壮再次有了反应。

  她满脸惊讶、满心欢喜的说:“你这小子属驴的吗?这么快就有精神了?”陈壮腼腆的笑道:“主要是嫂子你太美了,我忍不住……”雪梅嫂子心里欢喜的不得了,真没想到陈壮的竟然这么强,这可真是……于是她急忙抱着陈壮,声音抑制不住高兴的说:“那就快来吧,壮子……”随后,两人再次继续。

  这一夜,两人完全忘了赵铁柱,也不知道赵铁柱回来没有、几时回来的,前前后后回来了几次,一直到后半夜,雪梅实在困了,两人才相拥着沉沉睡去。

  对雪梅来说,陈壮今夜的举动,她的身心都在这一夜被陈壮彻底俘获。

  而陈壮,也终于体会到了做男人的快乐,雪梅嫂子对自己毫无保留,他心里不仅喜欢,还格外感动,一心只想好好对雪梅嫂子,给她幸福。

  ……第二天,陈壮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身边雪梅嫂子还在沉睡,陈壮看着她那诱人的模样,那东西又开始有反应了。

  他小心分开雪梅嫂子的腿,轻车熟路的找到昨天那寻欢作乐的地。

  雪梅嫂子正在熟睡,忽然一下被陈壮惊扰,惊的一下子就醒了过来,扭头一看是陈壮,顿时娇声嗔道:“壮子,你这一大早是要干啥呀……”“睡你呀嫂子……”经过昨晚的快乐,陈壮早就没了那份羞涩,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坏坏的挑逗。

  雪梅嫂子一边享受着这特殊的“唤醒服务”,一边娇喘着说:“壮子,嫂子昨天让你折腾一宿,身上一点劲儿都没有了,你还不放过嫂子……”陈壮说:“嫂子,你不是一年多没有了,壮子得好好对你……”雪梅嫂子娇羞的点点头,屁股抬了抬,口中道:“那就快来子……”两人再度开始,外面的赵铁柱一边听着里面的动静,一边给两人准备午饭。

  昨晚他听了一夜,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动静。

  当陈壮停止的时候,雪梅嫂子已经彻底筋疲力竭了。

  赵铁柱听着里面的动静偃旗息鼓,便过来敲了敲门,说:“壮子,媳妇,起床吃饭了,这会儿都十二点多了。

  ”“啊?十二点多啦?”陈壮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这一觉竟然睡了这么久,而且还是在赵铁柱的床上,于是急忙拍了拍雪梅嫂子挺翘的臀部,说:“嫂子,起床吃饭了。

  ”雪梅嫂子点点头,起身帮着陈壮穿衣服,自己便随手套了条碎花裙子,也没穿内衣,便跟着陈壮一起走了出来。

  赵铁柱看见两人,急忙招呼道:“来,赶紧吃饭吧,忙了一宿肯定也饿了。

  ”雪梅看着自己丈夫,回想自己跟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做了一晚,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一点愧疚,更多的,竟然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刺激。

  陈壮在赵铁柱家吃完了午饭,便起身对两人说:“铁柱哥、雪梅嫂子,我先回去了,下午还要进山打猎。

  ”雪梅嫂子眼里满是不舍,想问他啥时候再来,可碍于老公在身边,也不好开口。

  倒是赵铁柱开口说道:“壮子,你嫂子现在名份上还是我的老婆,所以你俩要是还想,就到我家来,不能让你嫂子到你那去,不然村里人看见要说闲话的。

  ”陈壮心下一喜,急忙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铁柱哥,那我晚上还来。

  ”雪梅嫂子心下一喜,压抑着内心的激荡,说:“壮子,晚上早点来。

  ”虽说陈壮昨晚在雪梅嫂子身上耗费了不少体力,但他还是觉得浑身上下都是使不完的劲儿。

  陈壮回家之后,把老爹留下的三连弩翻了出来,准备上山打点野味,正要出门,便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壮子,壮子!”回头一看,马来财的女儿马玉倩,正满头大汗的朝自己跑来。

  马玉倩穿着一身特别洋气的运动服,养眼至极。

  眼看马玉倩到了跟前,陈壮问道:“玉倩啊,你找我有事?”说话时,眼神扫过马玉倩的胸口,发现和雪梅嫂子比起来,马玉倩的胸并算不大,但是却有一种别样的风情,显得很是可爱。

  跟雪梅嫂子睡过以后,陈壮对这种事算是食髓知味,这才一回来,就立刻又想了。

  陈壮看着她那一对丰满,以及一双长腿,心里暗忖,马玉倩这么乖巧的姑娘,应该还是个雏儿吧?不知道睡起来的话,会是什么滋味。

  马玉倩的身子又这么苗条,腰这么细,自己要是能握着她的腰……那还不得舒服翻天?马玉倩没有注意陈壮的眼神,擦了一把汗,才说道:“壮子,我来找你帮个忙,村里卫生所的病床太老了,掉了好几块板,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帮我补一下……”“没问题,交给我吧。

  ”陈壮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对马玉倩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马玉倩不但是高材生,而且还又是从城里回来的,按说这样的人都眼高于顶。

  可没想到,她不但学历高、长得美,心地也善良,处处为大家着想,要是谁能把她娶回家,那真是太有福气了。

  两人一起去卫生所的路上,陈壮陈壮忍不住问她:“玉倩,城市里那么好,你为啥要回来啊?”马玉倩笑道:“咱们村一直缺个真正的医生,乡亲们看病太不方便,所以我就回来了。

  ”陈壮点点头,继续问道:“玉倩,你都已经在城市里生活过了,以后要是搞对象的话,肯定也不愿意找村子里的吧?”马玉倩笑着问他:“你问这干啥?要给我介绍对象啊?”“没没没。

  ”陈壮急忙摆了摆手,说:“我就是好奇问一嘴。

  ”马玉倩便随口说道:“找对象的话,找城里的还是村里的也不一定哦,对我来说,只要人好,有上进心就行,是不是村子里或者城市里的人,这些都不重要。

  ”陈壮有些惊讶的看着马玉倩,见她一点也不像开玩笑,心里不由得暗忖,这么说来,我也不是没可能喽?小时候玩过家家,马玉倩没少给自己当新媳妇,这长大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一亲芳泽?两人一边聊着,已经来到了卫生所。

  陈壮看了看破旧的床,又拿起马玉倩准备好的木板,看了几眼,说道:“玉倩,这木材有点薄,我得在底下再加固一下。

  ”“行,你看着来吧,我给你倒点水喝。

  ”马玉倩说完,便扭着紧翘的小屁股进了卫生所。

  在村子里的人,木匠活大都会一些,陈壮也不例外,拿起锤子和锯子便开了工。

  片刻后,马玉倩转身拿着水出来,弯腰给陈壮递水,笑眯眯的说:“壮子,来,喝杯水!我这没一次性杯子,你就凑合用我的吧,别嫌弃我就行。

  ”陈壮一抬头,便透过马玉倩的衣领,看到了她衣服里面的风光,就连她带的内衣,好像都是那种特别时尚的款式。

  只可惜这风景一闪即逝,让陈壮意犹未尽。

  他急忙结果马玉倩递来的水杯,笑着说道:“玉倩你可真会说笑,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别嫌弃我这个大老粗才是真的。

  ”“怎么会呢!”马玉倩一脸认真的说:“你一点也不粗,咱村的年轻人就属你最聪明。

  ”陈壮用马玉倩的杯子喝了一口水,递还给马玉倩的时候,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玉倩,咱俩这算不算是间接接吻啊?”马玉倩一下子羞红了脸,啐道:“瞎说什么呢……”陈壮觉得马玉倩红着脸的模样格外可爱,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让人恨不得上去咬一口。

  马玉倩从小就对陈壮很有好感,不知怎的,她一直觉得陈壮身上就是有股子非常吸引自己的气质。

  出去上了好几年学,马玉倩见多了外面的男人,也还是觉得陈壮跟外面那些油嘴滑舌的男人不一样。

  他的一切都让自己感觉那么真实,就连他身上那淡淡的汗液味道,都让自己觉得有些晕眩……陈壮虽然很想跟马玉倩这样的漂亮姑娘调调情,但时间仓促,他也就暂时打消这个念头,专心干活。

  马玉倩在一旁看着陈壮的汗珠滴滴答答掉在地上,便下意识的掏出自己的手帕,亲手替他把汗珠擦去。

  马玉倩看着他认真干活的侧脸,越看越觉得顺眼,这小子要是换一身行头放在大城市,妥妥的大帅哥一枚,而且还是身材健硕、肌肉感十足的帅哥,不知道会吸引多少小姑娘。

  “壮子干活又踏实,人长得也不错,倒是个好男人的胚子。

  ”马玉倩心里想着,涌上一股羞赧。

  眼看陈壮的汗都要连成线了,马玉倩连忙又掏出手绢,去帮陈壮擦去脸上的汗。

  嫩滑的手指划过脸颊,让陈壮感觉十分受用,虽然隔着一层布,但是那种触感还是很美妙。

  弄好床之后,陈壮长出一口气,道:“玉倩,床修好了,你先用着,有问题我再来给你弄,不过我还得进山打猎,得先走了。

  ”

  学姐你好紧好烫好会夹 小雪性欢日记校园往事 被民工干了一整天  这样轻轻一句话,你似乎将你藏之已久的坏情绪,一股脑的发泄出来,将这么长时间积蓄在心里的苦水一个个的向我倾诉 。

    随着手机这边一大串一大串消息的出现,我知道,亲爱的你,一定此刻有太多太多无人倾吐的委屈想要发泄。

  我知道,这一刻,你肯定将心中所有的不满,苦闷,统统的的透过文字的形式迫不及待的向我吐露,急切的想要从我这里得到安慰,理解。

    我知道这一年你经历了太多太多:闪婚,之后很快的有了宝宝,现在待产家中,婆婆照顾着做月子的你和刚生下来的宝宝。

    你向我倾诉种种的委屈:  你说你从14号住院开始肚子就一直一直痛,痛了一晚没有睡,一口饭也没有吃,15号就去产房剖腹产,晚上又是一夜没有睡,你已经连续几天几夜没有睡了。

  剖腹产之后,连翻身都不方便;每天三餐也只能喝米粥汤,喝水又不能吃东西。

  可是婆婆似乎不通情理,一个劲的让你喂奶给宝宝,不让宝宝吃奶粉,还嘀咕着“现在奶粉太贵,吃奶粉不好”,可是你虚弱得哪里还有力气去喂宝宝呀...   你又和我说,婆婆今天早上给奶瓶消毒,结果把玻璃奶瓶煮炸了,还一直抱怨“干嘛花那么多冤枉钱,买这么贵的奶瓶”,可是奶瓶明明只有三个呀,一个喝水,一个喝奶粉,一个冷开水..  诸如此类,很多很多.....  你感觉自己真的是太委屈了  隔着屏幕,我看着你一条一条发来的消息,一个个愤怒到不能再愤怒的表情,你满满的怨言,满满的怒气,无法向身边的人倾诉。

    你无法向身边近在咫尺的父母诉说,因为这场婚姻是你一意孤行的固执选择,你不愿让为你操碎了心的父母,知道你生活得这么委屈;你无法向身边的朋友倾诉,因为当初你的男朋友是不被他们认可的,他们苦口婆心的劝你和这个不会有太大出息的男朋友早早分了手。

    可是,你依旧相信:那个冬日里,在你上班的每一个寒冷的清晨,总会准时出现在你上班的地点,守着替你将电动车充好电的男朋友;那个和你逛街从来不愿意让你买单的男朋友,是值得你付出的,于是你将(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自己逼迫到没有选择的余地,迎来了结婚的日子。

    结婚后,因为钱不够买房,在怀着宝宝的日子里,依然忧愁的每天凌晨才能睡着;之后,你向我诉说生活的种种窘迫;男朋友渐渐的不理解;你从未向现在这样渴望自己可以多一点钱,恨不得将钱扳成两半来花....   自从你认识那个男孩,两个人结婚,买房,生孩子,这些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大事,你在一年里将自己仓促的解决了...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我在你的话里听出些许后悔,你开始惶恐自己真的看错了人;你担心自己会一直一直这样被生活逼迫窘困,心一点点往下沉,一点点的变凉...  我不知道以怎样的方式去安慰你,我庆幸你选择了“爱情”多于“面包”,可是这一年我也常常懊悔,懊悔当初如果和其他人站在同一战线上,反对你的爱情,是否现在的你又会是另一番情形?是否这个男孩真的值得你背叛全世界去爱?  你一头扎进对爱情的憧憬里,想要成为想要成为的那个谁,却发现自己谁都成不了,反而慢慢失去最初的自己,变得忐忑不安....  亲爱的姑娘,我身边有这样的一个女孩:  高中三年上了一个职业高中,没有读完就辍学了,在一个小小的城市打工。

  女孩颇有几分姿色,一心想要找一个家里十分有钱的男孩,如果是本地的拆迁户就更好了,这样家里不仅有钱,而且还有几套房子,足够她这辈子不用奋斗就可以衣食无忧。

     女孩在偌大的城市里,寻找着她梦寐以求的那个他,交了一个又一个,却怎么也瞧不上,唯恐自己找到的不是最好的,似乎最好的永远是“下一个”。

    有一次,女孩听说她以前的前男友突然买了一辆宝马,女孩就兴奋的告诉身边的人,沾沾自喜的向别人炫耀,似乎那个宝马就真的是自己的了....可是,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个外表不够硬实,内心层次不够深的女孩,是不配得到好的爱情。

    一直觉得爱情是件等价交换的事,童话里灰姑娘的故事,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

  即使存在,王子之所以爱上灰姑娘,人们可能只留意于灰姑娘姣好的容貌;却不曾想到,灰姑娘任劳任怨的被恶毒的继母狠狠的折磨了十几年;不曾想到那个在舞会上,穿着华丽的长裙,夺目的水晶鞋和王子跳舞的灰姑娘,她本身的一言一行是那么的迷人。

    那是她十几年,虽饱经苦难依旧在心中筑起一座坚实的城堡,偷偷的将自己修炼,最终沉淀为独一无二,由内而外散发优雅气质的“灰姑娘”。

    人们嫉妒灰姑娘的前世修来的八辈子好运气,却不曾想到,在遇见王子之前,灰姑娘韬光养晦了十几年;最后与王子的相见,不过是十几年隐藏的学识,气质的一个喷发点而已。

     记得,刚上大学的我,心里对爱情有着不切实际的憧憬,呆呆的相信这个世界真的有“灰姑娘”的故事。

  在大学,认识了大我一届的学长,当时他是学生会的主席。

    那时候的我,觉得他是那样的熠熠闪光,站在人群里似乎是最特别的那个。

  当他有一天,突然手捧一大束蓝色妖姬出现在我的面前,郑重的向我承诺会一直保护我的时候,心里,眼里满是暖暖的感动。

  自己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生,却得如此幸爱,一定是有什么狗屎运砸到了自己。

    可是,在那以后,因为自己的这份小确信,我做事小心翼翼。

  当我有一天晚上,不在意的穿着一双棉拖鞋去食堂吃饭的时候,被他一起工作的伙伴骂做没教养,为了他,我忍了...  我忍着很多女生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他如何好如何好,却不敢告诉她们,我是他的女朋友;开会的时候,我不敢和他走的太近,永远都是坐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生怕一不小心丢了他的脸.....这段感情,一直不被看好,最后,以惨烈收尾....  生活中,太多太多的女孩子将自己嫁入一个好人家,有钱人,作为未来衣食无忧的保障。

  他们拼命的擦亮眼睛,带着有色眼镜,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男生中的“潜力股”“绩优股”,却又往往踌躇不定,担心自己找到的不是最优的。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e.aspx?376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e.aspx?430.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e.aspx?700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e.aspx?738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e.aspx?6454.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e.aspx?3220.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e.aspx?582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siliconebracelets.top/twe.aspx?3487.html